前往
h5_close_btn
是否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全文

与山的深情,散落的记忆

逆袭的蘑菇头
2015-09-02
10041 1

与山的深情,散落的记忆

这个寒冷的雨天,一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呆着,看着窗外每一片飘落的黄叶任雨滴拍打,只有无助的哀叹。思绪在剥离我的记忆,推开记忆之门, 散落了一地的往事,慢慢地,它像一曲怀旧的歌,萦绕在心中,若即若离。我成长在一个物质匮乏而精神斗志昂扬的年代。红卫兵,红小兵,四人帮,英明领袖华国锋,带着浓烈政治气息的词语,每天扛着红旗带着红袖套,喊着激昂的口号穿梭在乡村小路上。恢复高考第一代的我们,哼着台湾校园歌曲,朗诵着朦胧诗,喊着实现四个现代化大口号,用雷锋,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树立着自己的人生观。冷漠自闭的岁月满是重复和煎熬, 时常躲在内心的悲惨世界里哀声自叹。我们这代人,就这样昏昏浩浩的成长着,没有能力去关心政治,关心国家的命运。在我的思维中只有一件事:读书,改变贫穷的唯一途径。邮递员送来了入学通知书,一家人捧着它,没有一丝惊喜,相对无言, 长时间沉默后,娘哇的哭了,是为举家的艰辛,也是为前途的无望。我悄声的退出了他们悲伤的视线,无助的倚靠在村口的桥墩上,心里似乎有了一丝丝抱怨。长途车上下来几位回乡农忙的工匠扰醒了我的思绪,望着他们,我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晚上,我和父母说准备出去搞副业(打工)去,他们满脸惊讶而又无奈的望着我。我知道,他们心里是高兴的,因为这样会给家里减少一笔沉重开支,尽管他们看我年龄小,怕在外面受不起那份苦。可他们哪里知道我是去打工挣学费呢?我不敢告诉他们,怕给他们带来更沉重的心里压力。第二天,背上简单的行囊独自爬上去湘西永顺的客车。颠簸一天,来到一个叫马鞍山电站的工地,开始长达一年之久的石工生活。我的工作是扛起八磅重的大锤擂炮眼。记得上工第一天晚上休息时发现一双手掌都磨起泡了,胳膊也钻心的痛,我就躲在被窝里哭了一场。第二天我没敢说,只要了一双手套就上工了。追求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意志,我慢慢地习惯了这种生活。民工居地在离工地不远的寨子里,它坐落在河坝旁一处平洼的小山坡上,宁静而祥和,青山绿水中的它,有诗一般的意境,那袅袅升起的炊烟,显得那样的与世隔绝,细想想应该有点桃花源的感觉。这里居住的大多是土家族人,他们带有几分野山的气息,粗狂、豪爽、却不霸蛮 。民风民俗的古朴淡雅、多情的土家妹子、粗犷豪放的土家汉子,构成了这恬淡的湘西风情画! 他们虽有画一般的图景,但他们的生活却也是相当的辛苦,要到县城,有好远好远的路。我们住在土家村寨一农户的木板房里,时间长了,认识了很多土家阿公阿婆,姑娘小伙。工程队里我是最年轻的一位,没脱稚气且带着浓浓的书生气。时间长了,他们都知道我因家境贫寒才弃学来这里挣钱。也许是出于同情,一位向姓土家大妈隔三差五给我塞煮熟的鸡蛋,我们同住一栋木板楼,每当她家有好吃的菜都会拿个小竹碗给我留下一点,就连在山上采的小枞菌都不会落下。在那个年代,一个鸡蛋也是比较奢侈的解馋品了。 我感动,但并不认为被同情,她也不是在施舍,她代表的是土家人的纯朴善良。我心存感激,也在寻找机会报答,他们有腰带似的梯田,每当插秧,收割季节,我都会抽时间帮他们一把。慢慢的,他们把我当成了亲人,我当然也诚心认可,一直到今天,我都把他们当恩人。这里的姑娘有点湘西人的“匪”气,但多情善良。邻家有个同龄姑娘, 她在永顺县城读高中,暑假回家期间我们认识了,她问我怎么不读书了, 我把自己的情况如实地告诉了她,其实她早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她拿来课本借给我,要我有时间看看,其实那时也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就这样,我们很快熟悉了,时间长了,我们无话不说。记得一次她约我去赶集,我说天天要上工地干活除非下雨天,她搬出向大妈劝说我,我答应了。清晨,她背着背篓来喊我赶路了,路上,她塞给我一个桐树叶包的粑粑,说是她昨晚上自己做的,问我好吃么,我说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吃呢, 很好吃,一下把她乐的,说等我回邵阳时专门为我做一些带路上吃,那时,完全没有感情之类的想法,一丝丝都没有,只是纯纯的天真浪漫 ,但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从寨子到赶集的地方要翻过几座大山,来回要走六个小时,但这天我们一点也不觉得累,轮换着背着背篓,说说笑笑,很天真很开心……。很快,暑假过完了,她要去上学了,晚上我们谈了很久,记得基本上是谈我把今年做完就回邵阳读书的事。然后她问我明天去不去送她,我说实在是请不到假,就不去了,她当时微微有点不高兴,看到她不高兴的表情,我连连说对不起。离别时,我把几天前买好的礼物送给她,她感到惊讶,眼角流出了泪水。回到屋里后,我觉得自己长大了,用自己劳动所得为友情而慷慨,花了三十多块给她买了支钢笔,我们那时工资才四块钱一天,不过我认为很应该。她,及他们给予我的何止是这些呢?是友情,是亲情,是关爱。这些是不能用物质衡量的。我的天性里,喜欢选择温暖、清纯、明亮的来记忆,所以她们那种神情至今还宛然在目。冬天是个容易彷徨容易伤感的季节 ,寒风萧萧,时而飘着小雪,工程队停工放假了。傍晚,我犹豫地走向寨子电话铺,电话接通了,她气喘喘的,可能是跑了很长一段路来接电话的,我告诉她工程队放假了,明天就回去,特意告个别,她一听喘的更厉害,说等一天吧,明天刚好礼拜六了,我一定回来送你, 我违心的说不用了,票都已经买好了。她好像来气了:怎么不提前告诉呢? 我无言以对,其实我又何尝不想能再见一面呢,还想吃你做的粑粑呢。我们沉默了好久。去我家里要个地址吧,她哽咽道,像在流泪。生活里总会有些感动,总会有些情感如不期而至的清风拂过我们敏感的心,让我们或感动或伤情或烦恼或欢喜,我想人生对于最初印象总是最迷恋最难释怀的。带着几分无奈与不舍回到了邵阳,之后便开始了信鸽传书的日子。共同的爱好,心与心的交流,每天欢声笑语相伴,快乐无比。信鸽从这一端飞到那一边,永不厌倦传递纯纯的暖心的问候。就这样静静的书来信往的日子持续两年。突然有一天发出的信件再也没有回音,那段日子,整个像丢了魂似的坐卧不安,惘惘中感觉被抛在偏僻的角落。总以为时光能冲淡人的记忆,但那些生命里最初的记忆是定然忘却不了的,每到假期就想重新踏上那方难忘的土地去看望朴实的大妈大伯和清纯霸气的她,可一直没有经济条件而难以成行。时光荏苒,懵懵懂懂又过了两年。十年寒窗终于迎来高考,很顺利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我兴奋的不得了。我出生寒门,在困境中长大,在思想上是独立和有主见的一代,多少也固执些,也不计后果。那时高考只有一个结果,能上学就要去上学,无论学校的好坏,拿到了通知书就不能再放弃了。时值改革开放,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制,粮食产量一年比一年高,粮食取消了计划供应,发展到市场供应,农民家家户户粮食吃不完,还能卖余粮 , 所以,读书的经济来源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了。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欢欣、激情过后,我想念起曾给我留下最美回忆的土家人及那里的山山水水。一念过后我毅然拾起一件换洗衣裳直奔湘西。那时人们的衣着虽比从前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由于长期买布要布票,人们衣着的款式颜色很单调,每人拥有的衣服数量也很少,我家姊妹多,家境贫困,能有套衣服换洗就不错了。来到西来溪是早上,夏日里,山坳里的人家起得格外早,已经在忙农活了。屋子前后林子里的鸟,开始“布谷布谷”地啼起来,山里人最爱这种鸟了,它的啼声轻柔温馨,清新得一如林间的小溪在轻盈地流淌。这个季节,库区的水位很高,以前住的寨子只看到几根腐朽廊柱冒出水面,看到此景,心里咯噔一下,寨子搬迁了。好在电站高处还有部分寨民一直在守望着这块美丽的家园没有离去。时过境迁,虽然看到有熟悉的面孔但谁也不认识谁了,毕竟时间久了。我四处打听向妈和彭伯一家,都说移民了,但不知道落在何处,听到这些信息,心里不由暗生伤感。思考良久,决定找当地村委了解,走了几公里山路来到西来溪村委,恰好老书记忙农活回来,见我是外地来的,显得特别亲切,我把我要找的人和原因告诉他,他特别感动,一口一个知恩图报的后生,难得难得!他叫我留下来吃饭慢慢说。盛情难却,我留下来了。午餐很丰盛,有土鸡,干野山菇,腊肉,还有叫不出名的野菜,山里人喜欢喝酒,老支书拿出一把老锡壶灌满自制的米酒, 我们喝开了,我把当年在电站打工时发生的一切和这次来的目的详细告诉了他,听后,他赞叹不绝,对我又多了几分好感。也许多喝了几杯,他的话匣子慢慢打开,从山里人的生活习惯,性格,民俗风情,一直讲到电站建成后这些年的故事,也特别详细介绍了向妈和彭伯两家的前前后后,一 餐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反感觉他像异乡遇故知了。因为下午要赶到县城去,我起身向老伯告辞,顺便塞给他五张大团结当午餐费,可他怎么也不肯收下,在推拉中似乎要生气,见他如此,我只好向他深深作揖道别。这就是山里土家人的纯朴!豪爽!怀揣老伯给的移民资料,我赶上了去永顺的客车,在车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难道此生注定和湘西人结缘?!第二天,我早早起床,赶上了第一班到王村的车。盛夏,树林显得美丽可爱, 阳光透过树叶间丝丝空隙射了下来,像一片片碎银落在地上。山区小镇的确很美。按照老伯提供的地址,不到九点就赶到了,移民点在芙蓉镇河对面一片山坡上,远远望去,虽然觉得与小城木制阁楼格格不入,但那略带古建风格的韵味也别具一格,给人一种清爽典雅的味道。沿途的风景来不及欣赏,我迫不及待搭上过河的小船。早上我特意换上仅有的一件换洗衣服,自我感觉还蛮精神。来到村口,碰到一位下河洗衣的大婶,我礼貌的向她打听他们两家的位置,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一眼看到了她,她正在坪里凉晒衣服,我心里砰砰直跳,即激动又害怕,是害羞吧。距离老远,她很快认出我来。四年了,感觉她已从女孩变成女人,但当年的孩子气依然没有退去。 四目对视,感觉时间停顿,突然,她放下手中的木盆上前用两只手掐住了我的胳膊,激动的快哭出声来;你怎么来了!?我一愣,我怎么来了?但反应立刻转过来了,用另一只手掌轻握她的手说,我昨天去西来溪找你了,老支书告诉我来这里的。她帮我卸下行李提在手里往家里走,我忐忑地跟在她身后。我没想到最先见到的会是她。把之所想的计划瞬间打乱,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计划没有变化快吧。原来是想先找到向妈,在她家安顿下来后再去找她的,这样才不会让她父母产生想法,避免大家尴尬。妈,以前那个小谭来看向妈了,她好机智,一句话仿佛解释了我的此行,其实她自己知道这仅能掩饰表面羞涩而已,做母亲的怎能不明白女儿的心思呢?见到她妈,我脸陡然红了,很不自然地向她打了声招呼,她应了一声,感觉她的眼神在我身上扫描了很多遍,农村人见到陌生人紧张,一下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彭机灵,来,带你去找向妈,化解了紧张气氛。来到向妈家,她正在做饭,看到我们来了,赶忙在围裙上搓了搓粗糙的双手,一手握住我的手掌,一手抚摸我的肩膀,就像见到久别的亲人,脸上充满欣喜 、激动,嘴里不停念叨着,长高了,长帅了......。眼圈瞬间红了,看她那样子,我鼻子一酸眼泪也跟着出来了,木讷的说,向妈你这些年还好吧,好!好!好!,她终于哭出声来。向妈没多大变化,穿着永远是那么整洁干净,面容还是那么慈祥,只是眼角和额头增添了皱纹。向妈单身很多年了,向伯在我去电站打工前一年砍树意外去世了, 女儿嫁到另一个寨子,平时很少回来。良久,向妈用裙角擦了擦眼泪,要我们就在她家吃饭,她去抓鸡,我连连点头,然后就帮她忙活起来,我们一边忙做饭一边谈这些年失去联系的事。彭说到激动处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在失联几年中,她说几次想来邵阳找我,但从没去过邵阳,又是个女孩子,只好在慢长的思念中放弃寻找,但坚信我一定会来找她们的。原来,在电站建成后她们就移来这边了, 小彭刚好那年考上了大学,事情就那么巧,那年我也刚好转了所中学,她在吉首大学发给我的信件在我原学校又打回去了,而我发给她们的也打回我原来学校,只是我后来没查到,通信落后留下了许多遗憾。别离这么多年,我们讲述了之后经历过的很多事。在谈话中,一桌子菜也做成了,特别丰盛。向妈要我和彭去把她妈和爹叫来一起吃饭。一起聊了长时间的话感觉轻松多了,之前的拘谨少了很多。我们一起回到了小彭家, 刚好她父亲回来了,我见到他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他很不自然地但很诚心的应了声。我说,彭伯,向妈要我过来喊你们一起去她家吃饭,他说好,你们去吧,我们就不去了。我知道,这是山里人的习惯,主人不来请是不会去别人家里吃饭的。向妈要我们先去打招呼是提醒我遵循礼节,其实她随后就赶来了。一张方木桌,四条长板凳,彭父母共坐一方,向妈坐我上方,彭坐我下方,向妈拿出一壶酒说,今天我陪你们好好喝几杯,就凭小谭隔这么多年还能记得我们,跑那么远来找我们。看向妈这样说,我连忙站起身来接过酒壶给每位倒了一杯,举杯对他们说,以前你们那么看得起我,在我无助时你们关心我,给我温暖,我非常感谢你们,在我心里,你们就是我的亲人,只所以失去联系这么久没有来看你们是因为家境实在太贫寒,在这里,我敬各位长辈一杯,希望得到你们原谅......。我们边吃边聊,话题主要是我考上大学和以后找工作的事,向妈说话直爽,说:看你们这么好,这么聊得来,要是毕业了你们能在一个地方工作就完美了,我知道都喝得有点多了,但感觉他们都是真诚的,其实我们当时根本就没去想谈恋爱这事,纯粹是友谊,很谈得来那种,所以听他们那样说, 我们脸都红了。一壶酒很快喝完了,向妈又去拿了一壶。也许是山里气候潮湿喝酒能驱湿驱寒的缘故,山里的男女都会喝一点。向妈酒量好,不时端起杯来和我对饮,我有点醉了,但又不能拒绝,彭看我快不行了,起身接过向妈递的酒说:向妈,从小到大你一直看得起我,我也一直很尊重你,小谭今天远道而来看你,这杯酒我替他敬你了。这就是土家姑娘,豪爽,热情,明理,善解人意。向妈是个明事理的人,赶忙打趣的说:既然小彭那么会关心人,如果小谭喝好了我们就不喝了。我连忙说,喝好了,今天很开心,第一次喝这么多。下午,和小彭去小镇了。那时的小镇原始,并不繁华。乡村的田野真美,与久别的人相聚的心情更愉快,天真无暇的友情让我觉得一切那么真切。一起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们特别开心,天南地北的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很天真很朴实。旁晚,我们买了很多菜回来,把向妈叫来在彭伯家里吃了晚饭。第二天,我留下给他们买的礼物准备从吉首回邵阳,向妈硬是不让走, 说怎么也得玩几天才走,我说快开学了,得回去准备准备,看我执意要走, 向妈很失落的向我点头,要我以后常来。在我拿起行李准备离开时,彭突然跟她妈说,正好有伴,我也提前几天去学校算了,向妈不怎么乐意,但女儿这么大了,自己有自己的主见,她们也没多说什么就帮着收拾行李。 离别时,他们的眼神充满着担心和无奈。从镇上到吉首要三个多小时,在车上我们分享着买来的零食,说说笑笑很快到了吉首。下了车,她说先不忙买票,把我送到学校再说,一副命令的口吻,我拗不过她,跟她来到了学校。她叫我把行李给她一起存放在门卫那,说去吉首玩玩明天再走,我说不行,出来几天了怕爸妈担心。 都男子汉了还怕家里担心啊,我因为陪你,提前来学校了我妈不担心么? 你够意思吗?看来真生气了,我赶忙说,好好好,那你得请我吃饭,找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出了校门,我们找了家餐馆吃中饭。要吃什么,点吧! 似乎还在生气,我呵呵的笑着说,逗你玩的,还是我请客,但要为我节约一点,不可海吃哦。你要我节食啊,锤了我一下,一下恢复了快乐的气氛。饭吃好了,我问她去哪玩,她调皮的说,熟悉的地方要花钱,你那么小气,还是带你去不熟悉的免费的地方玩算了,我笑道,你的地盘你做主, 来这里不服从不行啊。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出城外,来到铁路上了,呵呵,原来免费的地方是压铁路。在长长的铁路边上,我们肩并肩踏着一根根枕木,一步、两步、三步……就这样重新踏上自己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着。记不起一句什么话使彭掐了我一把,然后拉住了我的手,我很突然,感觉一股暖流瞬间传遍全身,我用力握紧了她,就这样,手牵手慢慢地向前走,很温暖,很开心。看着从远方过往的火车从身边驶过,感觉很美妙,坐在车上的人,他们要去哪!?不管他们去哪?要干什么!?祝他们一路顺风,心想事成吧!夕阳西下,气温降下来了,不时吹来一阵山风,感觉凉爽舒适,我们顺着铁路往回走,远远望去,铁轨像两根银色的筷子,反射着夕阳的光辉, 笔直的向前延伸,将思绪带向远方。回到校门口已晚上十一点了,彭叫来男同学同她一起和保安商量校舍借宿,看这么晚了 ,保安同意让我进去和她同学住一宿。第二天,彭起的特别早,已买来早点催我们起床了。匆匆忙忙赶到车站,彭把我送上车,摆放好行李,告诉我包里面有前晚在家做的桐树叶粑粑, 在路上饿了就拿出来吃。几年前的诺言她还记得,心里顿时暖暖的。久别重逢,自然喜悦,然而当与她聚后不得不送别时,不觉心底沉沉如坠,还没有从相聚时的欣喜中回过神来,就要分手。车子缓缓地滑动,隔着车窗,看见她笑,但却不是昨日的笑颜,她怕我隔着车窗看清她流泪的眼,把太阳帽往下拉盖住了她的脸;她的手在挥, 很慢┈┈ 。我背靠在座椅上,闭上双目慢慢回放与她相处的每一寸时光,品味她的每一次笑。真的不敢睁开双眼,因为,怕眼里湿湿的东西落下,砸痛我的心 ,一痛一生。听着汽车颠簸的声音,知道她已走了很远……。离别总伤情,这中间填满的是彼此地思念。车站一别,便开始了信鸽传书的日子,那散发着淡淡香味的信笺,一笔一划,字字句句,写满纯真的情感,每天欢声笑语相伴,快乐无比 , 就这样静静的书来信往的日子持续到毕业。人生对于最初印象总是最迷恋最难释怀的,那时我们天真稚嫩,那时我们多情伤感,那时我们对生活有着无限的憧憬,朦胧之间细细如画。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青春故事。不管我们的青春是灰暗还是灿烂,那些生命里最初的记忆是定然忘却不了的,或许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还依然铭刻在心。青春已过了,梦已不成梦,行走在现实的人生旅途,虽然满目沧桑,我却忘不了年少的青春印象,跷首以歌吧,青春依然在心中,永远不会凋谢。

展开查看全文

亿部落

热点资讯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