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地球最豪横的生物快挺不住了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29642020-03-15

众所周知“平头哥”蜜獾不服就干,

却忽略了它更加豪横的“表弟”

——狼獾

狼獾

摄影:Joel Sartore

说起鼬科下属的几位爷,

蜜獾、狼獾、美洲獾都是有名的能打,

要说老老实实不爱打架的也就猪獾了——

猪獾心想,专心吃饭不香吗?

摄影:Joel Sartore

狼獾对此表示,

我就是因为饭太香,

才天天跟人家打架。

据目击者生物学家艾伯特·曼维尔称,

某天夜里他开车路过路易斯湖,

看见一只灰熊正在大快朵颐,

狼獾紧盯着熊和它的肉。

然后面朝那只灰熊,

毫不犹豫跑了过去

不仅主动“找死”,而且,

它还在熊屁股上端端正正咬了一口——

灰熊掉转身挥出一掌!

可是狼獾已经绕道侧翼、携肉逃窜。

真正的“吃货”,

在一块肉的诱惑下,

敢于“仗着”三十斤的小体格,

跑去咬两百斤的灰熊一口。

狼獾对食物其实不挑剔:啮齿类、鸟和体型较大的哺乳动物是最合胃口的猎物,但到了冬天它们靠腐肉也能果腹。他们对住处的要求其实比食物高的多。

摄影:STEVEN GNAM

摄影:ANNIE GRIFFITHS BELT

狼獾不仅对“吃”有狂热追求,

对“住”的向往也心比天高——

“从头到尾”,狼獾全长不过一米

但它的领地要从250平方公里起算

到1300平方公里不等

占地为王之后的巡逻工作毫不松懈,

嗅探、检视、逐猎、翻捡,

打退上门的竞争者。

冰川国家公园拥有美国本土密度最高的狼獾群。但由于每只狼獾都守财奴一般坐镇广大的独占领地,4000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充其量也只供得起三四十位爷。

摄影:STEVEN GNAM

更有意思的是,

狼獾家族不提倡“男女平等”

狼獾决不允许同性出现在自己的领地,

即使自己的孩子也不例外,

小狼獾成年后会一一离开家园。

但是女儿不用远行

通常它们的新领地离母亲的领地

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儿子则会被父亲驱逐到几百公里之外

摄影:Peter Mather

地盘这么大,吃得也不少,

下面是某不知名成年狼獾的运动记录

热身环节

海拔3190米的克利夫兰山路,

爬完1500米的最后路段花了90分钟。

接下来的十天……

它翻越西面群山,

向北转入不列颠哥伦比亚,

再向东大踏步越过分水岭,

穿入艾伯塔省的沃特顿湖群国家公园,

终于回转向南,

经过更多次翻山越岭回到冰川公园。

没……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两天后它又会出发,重走全程

在无休无止的出猎中,狼獾有规律地巡行于数百平方公里地崎岖领地。带有弯曲利爪的大脚掌,让这些无畏的独行侠只需片刻就能攀上光溜溜的冰壁。

摄影:STEVEN GNAM

很难相信,这么可爱的动物,

几百年来不受人待见,

它们被人叫做臭鼬熊、山妖、北方恶魔,

人们说它是暴脾气、捣蛋鬼、

乡野居民的生命威胁......

这些说法没有一个靠谱。

我“平头哥”作证!

狼獾是是北极、亚北极和北半球山地区域的原生物种。它归属于阵容庞大而丰富的鼬科家族,许多亲戚都拥有热血昂扬的代谢能力,包括我们熟知的貂、黄鼠狼、猹、蜜獾、 水獭、海獭

摄影:STEVEN GNAM

在这个类群的非水生成员中,狼獾拥有最重的头骨,最厚实的颚,最大的牙, 最壮的身躯和脚,单打独斗就能拿下成年北美驯鹿那种级别的大型猎物

摄影:COURTESY ALASKA STOCK IMAGES

知道了它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后,

再告诉你,

狼獾就是漫威超级英雄“Wolverine”

“金刚狼”不是狼

而是狼獾的影视译法。

如图所示,狼是被狼獾追着跑的那一个……

至少狼叔进组几周后,

才发现自己角色不是狼而是狼獾时,

一定觉得很吃惊。

然而在人类的剿杀面前,

不论Wolverine多么勇敢和强大,

都无法摆脱濒临灭绝的命运。

人类通过下套、猎杀,

早就灭除了欧亚大陆多数地区的狼獾;

美洲新大陆在政府赞助下

剿杀猛兽运动搞得血肉横飞。

1930年代,狼獾已从美国本土48州绝迹。

摄影:STEVEN GNAM

狼獾以强大的毅力求生。

初时,固守阿拉斯加和加拿大西部,

随1960年代投毒的做法逐渐杜绝,

狼獾重新占据美国蒙大拿州山区,

并零星扩散至爱达荷州和怀俄明州北部,

90年代挺进华盛顿州喀斯喀特山脉。

作为一个种群狼獾仍属弱小,

加南大南部狼獾数量仅在300只左右

摄影:Joel Sartore

但如此脆弱的种群依然面临诸多威胁,

大部分源于人类活动的扩张,

还有一部分凌驾于其他之上的忧虑:

气候变暖

如果气候变化按照预期速度上演,

2050年狼獾的现存分布范围

可能会缩小三分之一

本世纪末缩小三分之二

2月下旬前后,雌獾在积雪中深挖筑巢,每胎生一到三只幼崽。上升的气温、减少的春季积雪会使他们的栖息地进一步缩小。

摄影:STEVEN GNAM

冰川国家公园大多数情况下是“只见爪印不见獾”。气候变化为这个本已脆弱的种群带来了进一步孤立的危险,而将之纳入《濒危物种法》的努力却迟迟得不到结果。

摄影:STEVEN GNAM

长远来看,要应对环境变化、避免近亲繁殖,应该在更大的区域内让每一个獾群与其他同类建立联系。

摄影:PAUL NICKLEN

保护野生动物的最好规划就是设立公园和保护区,但我们还必须保障连接各保护区的天然走廊,务必让狼獾等物种能大范围游走、交换基因、适应改变的环境条件。

摄影:STEVEN GNAM

狼獾不讲什么理论,

但它们本能地知道做事不能半途而废

该走多远就得走多远。

(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of Diving Instructors,简称PADI,世界上最大的潜水训练机构)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国家地理中文网,会火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收藏:
热门评论
评论
登录后请到 添加或修改密码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