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彩虹足球队VS国足,谁会赢?

来源:播报生活资讯5432022-11-25

2021年中旬,淡蓝收到了来自「全国兄弟联赛」的信息。对方告诉我们,全国兄弟联赛是国内最大的社群足球赛事。每年国庆假期,来自各地的十余支彩虹足球队汇聚一城,为最终的冠军展开争夺。

一开始,办公室的同事对此有些怀疑。我们从来没听说过有成体系的彩虹足球队和足球赛存在。更何况,真的有那么多喜欢足球的TXL吗?印象中,足球是一项不能更「直」的运动了。

直到对方给我们发来了过往几年全国兄弟联赛的合影,并详细介绍了球赛的历史,我们才放下心来。与此同时,全国兄弟联赛也挑起了淡蓝的好奇心——在同一片绿茵场上释放着荷尔蒙的他们,究竟是谁?

去年十月,我们来到了第十届全国兄弟联赛的所在城市——四川成都,记录下了他们与足球之间的故事。

01.

找到喜欢踢球的同类,难吗?

四年一届的世界杯终于开幕了。对于热爱足球的人来说,世界杯绝对是他们最期待的体育盛世,没有之一。允诺正计划着和北京深蓝彩虹足球队的队友们一起透过电视看比赛。「看球,一定要一起看才有意思。」他说。

允诺想起了二十年前的2002年韩日世界杯。由于在亚洲办赛,比赛时间友好,不用熬夜看球,读高一的允诺第一次感受足球比赛的激情。电视荧屏上,他注意到了英格兰队的7号队员——梳着「胭脂鱼」发型的贝克汉姆。

2002年世界杯赛场上的贝克汉姆

「踢足球的男生好帅,我一定要学会踢球。」允诺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逐渐萌芽的还有他对身份的觉醒。允诺的自我认同相对较晚,年近二十才发现并肯定自己与其他男生不太一样的取向。刚开始,当与生俱来的身份和他对足球的热爱碰撞在一起时,他也有些怀疑——真的能找到爱踢球的基友吗?

2011年,Blued等手机交友软件还未兴起,BBS论坛、网站等传统互联网渠道依然是社群主要的线上社交平台。允诺在某个彩虹网站上看到了一则交友信息,对方在资料里写着:喜欢足球。

相似的爱好永远是拉近陌生人距离的好方法。他们在野球场约了一场球,互相认可了彼此的足球水平。对方告诉允诺,自己之前在北京工作、生活过一段时间,加入了一支叫「北京深蓝」的足球俱乐部,与普通球队不同的是,北京深蓝的队员全都是「圈里人」。

球场上的允诺

就这样,他们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在成都也创立一支只属于圈子里的足球队呢?他们拉来另外两名成都的基圈足球爱好者超超和空空,四个人一拍即合,成都娇子足球队正式成立。

说是一支足球队,其实当时的成都娇子只有四五名队员,根本凑不齐场上的位置,在面积7140平方米的标准足球场上显得空空荡荡。甚至大家还对这个不成熟的组织有些防备,允诺回忆:「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彼此的职业和真实名字,都是用『艺名』交流的。」

但对足球的热情没有被浇熄。「毕竟大家第一次找到了能和自己分享爱好的同类,大家都很投入。」允诺说。踢不了正式的比赛,没法预定正规的场地,那就去踢野球吧。十一年前,年轻的允诺感受到一种激动的情绪在彼此的心中流淌。

02.

能见到那么多喜欢踢足球的朋友,该多好啊

越前是另一支社群足球队「武汉野马足球队」的创始人兼队长。当成都开启他们有关和足球的小小实验时,越前正带领武汉队筹备2011年的重头戏——第一届「CGC」足球联赛。

其实国内的同志足球社群一直都不是孤立的个体。2007年,北京、广州和深圳等同志足球的先驱城市已经率先开展过城际联谊的尝试。四年后,更多人有了参与进足球联盟的机会。武汉的地理位置位于中部,离哪儿都不算太远,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了东道主的职责。

举办一场全国性的比赛需要召集参赛队伍、预订场地、安排酒店,这是最起码的工作。

队伍并不难找。到了2011年,越来越多的地区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社群足球组织。越前为这次联赛做了个PPT,其中显示的10家同志足球队遍布中国的东南西北。

有了人,剩下的便水到渠成。武汉野马为前来参赛的几十名选手在同一间酒店预订了房间,还安排了接驳大巴,负责赛事举办期间在赛场和酒店间穿梭。

「足球、友谊、阳光」,这是越前为第一届「CGC」足球联赛设定的关键词。背后的释义是,虽然足球让大家从天南海北齐聚「江城」武汉,但所有人都明白,球场下的友谊才是他们在一起踢球的源动力。

允诺清楚地记得参加联赛之前的感受。当时,刚刚成立五个月的成都娇子凑不齐足够的队员,和广州彩虹组成了「彩虹娇子」足球联队。出发前几天,允诺兴奋到晚上睡不着觉。「想到能见到那么多喜欢踢足球的朋友,该多好啊。」他说,「期待着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也期待着自己能被大家喜欢。」

他没有失望。在武汉的几天,越前为前来参赛的球员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活动。密集紧张的赛程之外,球员们每晚都会一起聚餐、一起喝酒,本地的队员们还带着前来做客的兄弟们逛了逛武汉的各大景点。

尽管住的只是每晚一百多块钱的快捷酒店,作为参赛队员的允诺却有了种「在参加世界杯的球星的感觉」。

摄影:方途

比赛结束。拿着行李箱准备离开武汉的时候,允诺心中涌出了一股很强的失落感。「突然一下子回归平静了,感觉特别特别落寞。」他说。

还好,联赛并没有就此落幕。后来,联赛正式被命名为「全国兄弟联赛」。每年国庆,拥有同志足球队的的城市都会轮流作为主办方,集结全国各地的朋友们,为最后的冠军展开争夺。

兄弟,这是一群热爱足球的同志对这个集体的定义。

03.

这些人、这些事,是我的青春

1957年,国足首次冲击世界杯参赛名额。在客场0-2不敌印尼的情况下,回到北京主场的中国队以4-3艰难取胜,举国欢腾。虽然最终因净胜球劣势没能获得最终的资格,但人们从此开始了追梦世界杯的历程。

提到同志足球,北京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城市。根据中国足协发布的『2020年中国省市足球发展健康指数报告』,北京的足球发展水平在全国排名榜首。从北京工人体育场,到北京国安,绿茵场和球迷的呐喊伴随着许多北京孩子慢慢长大。

摄影:方途

北京深蓝的首任队长觉远就是其中之一。上中学的时候,踢球是班级里许多男生的共同爱好。在他们的带动下,觉远也开始踏上球场,一踢就是好多年。

2003年,觉远在当时著名的Sunhomo同志运动社区发布了一篇帖子,召集同在北京、热爱足球的伙伴们能够相约一起踢球。没想到,这次无心插柳却成为了中国同志足球社群的开始。

明年,全国第一支社群足球队——北京深蓝将迎来自己的20岁生日,而下一届全国兄弟联赛也计划在北京举办。

作为目前在队时间最长的队员之一,快乐依然积极地参与着球队的日常训练和外联活动。二十年,每周的足球训练已经完完全全成了他的生活习惯。「这些年,我的青春一点一滴就是这些人、这些事了。」快乐说。

每周三和周六,北京深蓝都会组织队内的常规训练。目前,他们正在为明年的联赛进行紧张的集训。作为东道主,又恰逢建队二十周年纪念,北京深蓝的队员们都憋着一股气。他们将分成三个队参赛,展现这支传统强队的精气神。

好的故事情节少不了波折。北京深蓝也经历过困难时期,最青黄不接的时候,甚至只有五个人参加联赛,根本凑不齐一支完整的队伍。「一开始的那五年,球队还曾经面临过分裂。」觉远回忆道,「差点就真的分成了两支队伍。」

摄影:方途

北京是一座特殊的城市。来自外地的面孔一方面为球队带来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却也无法保持稳定。来北漂的年轻人来了又走,在觉远的印象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很多人来了,不久就又离开了。」

现任队长旺仔就是球队中的外来面孔。作为海边出生的南方人,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到北方生活。2017年,在武汉生活的旺仔加入了武汉野马队,并通过比赛联谊认识了在北京踢球的男朋友。大学毕业后,他跟随着男友的脚步来到北京,完成了一次「转会」。

「说实话,我觉得北京是一座没有温度的城市,地理因素也决定了这个城市冬天的晚上街道非常冷清。」旺仔说。但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周训练结束的场景——「在温暖的包厢里跟这群人调侃喝着酒,第二局再一起去工体西路寻找灵魂最深处的救赎,最后吃一碗热腾腾的拉面,再打着两百人排位的滴滴回家」。

00.

最后

有群人是天生娇子

十年来奔跑不曾停歇

无惧骄阳暴雨

无畏伤痛吻我

有人爱浓烈梦想狂野

去年全国兄弟联赛举办期间,也正逢成都娇子建队十周年。队员飞鱼在高铁上有感而发,由他填词,和队中的元老空空共同谱曲,写下了这首『天生娇子』。联赛结束的晚会上,成都队的队员代表在台上合唱了这首歌。

音乐很快传播到了其他城市。「其他队的队员听到以后也很喜欢,有人开车就会放这首歌。」允诺说,「现在不只是我们成都队的队歌了,很多队员也都会唱。」

不同于很多人抱着交友的目的来到球队,旺仔一开始没有任何期待。「很多人会给自己内心建立一道安全屏障,会对通过某些途径交的朋友产生自我保护意识。」他说,「(我加入球队)完全是出于对这个圈子还存在这样的组织感到好奇。」

但真诚的相处总会换来意想不到的结果。「通过球队交的朋友更真实,看得见摸得着,大家背靠同一个组织,有共同的话题,交往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加入五年,友情、爱情通过足球纷至沓来。

如今,允诺依然会和直男一起踢球。但隐约中,他似乎能感受到同志足球队的与众不同。

「也许直男有自己的事业、家庭,足球对他们来说只是个业余爱好。」他说,「但同志踢球普遍来说都更拼一些,也许是因为我们本来就要活得更努力一些吧。」

文|常迈之

编|黑色洋葱

本文为淡蓝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以上内容转载自播报生活资讯,华雪扬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收藏:
热门评论
评论
web analytics
您的账号由于(MEMBER_REASON)处于禁言状态,无法完成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