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全文

截止统计 2021-10-16 08:41

142414

全澳确诊

2615

昨日新增

47875

累计治愈

1515

累计死亡

游戏产业挖人大战:遍地年薪百万,从上海打到成都

钛媒体APP
2021-09-17
47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青轴游事,作者|吴大用

从2021年初开始,游戏行业的涨薪与抢人,到了堪称疯狂的地步。

在这两个月,疯狂的脚步还在加快。

一场游戏行业地狱级的内卷,以上海作为漩涡的中心,向一二线城市开始蔓延。在成都,一个游戏主策,从以往的顶薪60万,直接突破了100万。

这场内卷大战的激烈程度,堪称行业历史之最。

上海:大厂挖空小厂

张培的团队原本是做手游端独立策略游戏的,在过去两年曾做出两款比较亮眼的作品,成功拿到千万级融资,年初的时候,他们决定招人,扩大团队规模。

按照原本的规划,他们需要增加一个至少13人的工作组。然而招聘信息在网上挂了半年,前后找了三家猎头公司,甚至让HR直接在各个游戏行业群里每天都卖力的吆喝,但结果并不理想:半年下来,13个岗位仍然有8个空缺。

即使是入职的5名员工里边,还有两个是通过校招途径招进来的新人,这些新人的待遇并不差,每人每月,开到了15K的高价。

缺人,是张培的团队眼前越不过的难关。这半年下来,人没招到几个,原本团队的员工却被业内巨头以高薪挖走了不少。在没有人员增量的情况下,团队整体的人力支出比年前增加近20%,直接让他们的扩产计划不得不搁浅。

事实上,这个团队的遭遇并非个例——这只是游戏行业抢人大战的一个缩影。

一位在上海某游戏厂商负责美术的朋友告诉我们,开年后他们HR宣布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倡导公司全员进行内推,内推奖励甚至高达对方入职后第一个月薪资的额度。即便如此,依旧收效甚微。

半年时间下来,他们团队的老员工流失率足有30%,只能依靠不断招聘新人进来填补空缺,才能维持正常运转。

根据拉勾网过去三年的数据统计显示,游戏行业的薪资水平已经连续三年以超过30%的幅度连续上涨。而进入2021年,仅仅上半年,占据中国游戏半壁江山的北上广深成五城的游戏产业薪资涨幅就已经超过30%,其中部分TA、引擎、美术方向的岗位薪资涨幅更是高达60%,至于主策、主美等项目核心岗位,则以翻倍的幅度上涨。

在这场挖人战役里,米哈游、心动、沐瞳、莉莉丝等新兴大厂们开始纷纷挖起腾讯、网易、西山居等老牌大厂们的墙脚。

今年3月份,两名腾讯前员工因为入职米哈游被告上法庭,最终被判违反竞业协议赔偿超百万元。这背后的根源在于,新兴大厂们靠着爆款作品赚足了资金,但本身的人才培养渠道并没有完善的建立起来,而腾讯、网易、西山居这些老牌大厂们成体系培养出来的成熟人才,成了它们眼中不惜代价要抢回家的香饽饽。

抢人大战的战火,从头部大厂蔓延到腰部,再烧透了尾部。最后,小厂们只能被大厂掏空身体。

成都:新老巨头上阵厮杀

围绕人才的内卷,从上海蔓延开来。

全国游戏行业聚集第二的成都,有头部招聘网站的猎头透露,前几年,除了天美的王者荣耀项目以外,年薪60万已经是成都游戏行业的薪酬天花板。但在今年,一些新项目为了抢到一流的主策、主美,把这个上限卷破了100万。

回蓉帮,是成都一个专门针对大厂做回流人员内推的平台。在这些回流人员里,多名从事游戏开发的成员表示,今年因为被挖而换了工作,整体薪资涨幅均超过五成。很多成都的游戏公司,招聘已经成为公司全员任务,多数岗位给到的推荐奖励都在万元以上。

根据拉勾网的统计数据,在成都的3D工程师、游戏美术、游戏制作人、数值策划等热门岗位,相较2020年同一时期,整体的平均涨幅已经高达20%。

成都卷人大战的背后,游戏行业的产业转移悄然显现。

近两年,大量一线大厂扎堆入驻成都开设分部,为了团队快速成型,开出高薪挖人成为常态,大量集中产生的用人需求,猛然打破原有的人才供需平衡。

从上海到成都,为什么会卷到这个程度?

游戏行业撒币乱战

早在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的人才需求就开始明显增加,成因有几个方面:

动画美术制作产业的成熟化,推进了游戏场景搭建的成型速度,使得游戏开发成型的周期得到明显缩短,画面也更容易做得精美。

在这样的背景下,《原神》和《明日方舟》等现象级的新游戏被市场热捧,米哈游、莉莉丝、心动、鹰角等新兴游戏公司快速崛起,以“内容为王”的精品化游戏逐渐为核心,搭建更复杂的生产管线,建立工业化的壁垒,也成为各大厂商一致的方向。

但想要推动游戏工业化,前期的基础部分就需要投入大量的专业人才来搭建才能够完成。例如游戏引擎,云服务中台,自动化/AI等等。一旦把这些工业基础搭建好,对于整个游戏的开发速度、质量以及运营环境都会有极大的提升。

在近两年,几乎所有的一二线游戏厂商都宣布入局游戏工业化,由此催生大量人才需求,打破原本就已经失衡的游戏人才供需比例,相互竞争之下,游戏行业薪资水涨船高。

另一方面,中国游戏出海成功也带来了增量。

2018年,连续出台的冻结版号与版号总量控制,这一系列对国内游戏项目发展进行限制的政策,迫使很多厂商开始调整发展方向,在国内游戏市场上尽量对存量产品进行长效运营。而在新品供给层面上,则更加注重产品的质量,面对的市场也开始以出海为主。

根据《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自主研发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154.5亿美元,同比增长33.25%,比2019年增长12.3%,可以看出,海外市场还存在着极大的增长空间。

莉莉丝的《剑与远征》与《万国觉醒》,米哈游的《原神》,鹰角的《明日方舟》等游戏在海外爆火疯狂捞金,也让更多厂商们看到海外市场的发展前景,纷纷投入出海大军。

年轻的游戏厂商们赚了钱,第一件想到的是就是做大做强,扩大规模,做更多赚钱的游戏。

比如近两年风头最劲的米哈游,从2019年到2021年短短两年时间,员工数量就从一千出头扩张到了三千多人,莉莉丝和叠纸还有心动也都从五六百人的规模扩张到了两千多人的规模。

因为疫情影响,近两年全球游戏人群数量以及人均花在游戏上的时长均出现大幅增长,整个游戏领域有着庞大的市场空间,这些厂家也舍得为了获取人才付出更高的人力成本。

到了今年,随着监管政策的进一步收紧,厂商们开始加快出海的步伐。越早完成团队建设与人才招揽,搭建起成熟的技术体系,越能抢占先机。

有上海一线大厂的HR透露,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未来三到五年内,因为工业化扩张导致的人力竞争还会持续——通常来说,一个游戏企业想要形成一套自己的完善的人才培养体系,最起码需要五年的时间。

这场属于游戏行业的另类烧钱大战,与其他互联网行业不同,资金并不涌入产品业务线上,而是以人才储备为核心。

在游戏产业工业化升级的关口,建立成熟的技术体系,意味着可以抢先筑造壁垒,借着疫情使游戏需求扩大的东风占据优势地位。

换个角度看,在这场抢人大战中失利的厂商,会错过的,是下一个十年的竞争主动权。

伴随着这场全行业的升级转型,内卷还在继续。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钛媒体APP,数码魅族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游戏
行业
大厂
0个人点赞
展示剩余内容
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怎么说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亿部落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