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全文

截止统计 2021-10-16 08:41

142414

全澳确诊

2615

昨日新增

47875

累计治愈

1515

累计死亡

对话4位教培从业者:“双减”后,我们将何去何从?

芥末堆看教育
2021-09-17
30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两年,教培行业接连受到重创,疫情之下,线下教育被迫关停,好不容易转向在线教育,以为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即将迎来“曙光”,不曾想“寒冬”先至。“双减”政策之下,大量普通教培行业从业者或主动或被动离开,他们将何去何从?国际学校在线采访了四位教培行业从业者,听他们分享这段经历。
“27岁,失业2个月,我已经没有太多的试错时间了”

Jolie研究生读的翻译硕士,2019年毕业后,大部分同学都选择了教育行业,有的去了公立学校,有的去了私立学校,而她选择去在线教育实习,在她看来,在线教育这个行业有意义、有价值,发展前景很好,自己很喜欢。

那时的Jolie对这个行业充满信心和热情:“在线教育可以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向二三线及以下的城市下沉,我觉得这对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是有一定帮助的”

一起努力的同事,用心打磨的课程,孩子们的成长,都让Jolie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价值,在工作中收获了满足感和成就感,“工作就是你完成了自己任务,发挥了自己的价值,在工作中有所成长,再加上一定的报酬,这就满足了大部分人对工作的期待,我也一样”。

疫情期间,学校停课,线下教育受阻,更多的学生和资本流向在线教育,在线教育有了一个小的上升期,这段时间,Jolie和同事在家24小时待命,工作很有激情。

后来,启蒙教育发展了起来,各大头部教育机构都在布局,Jolie也很感兴趣,觉自己可能钻了一个风口,这将是一个新赛道,而还没等她有所发展,“双减”政策就发布了。

对于行业内的人而言,“双减”之前是有一些风声的,但Jolie还是持乐观态度,她认为在线教育虽然有资本的卷入,但总体而言还是一个利好的事情,直至政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落实下来,她被裁员了。

太快了”Jolie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但她也明白,这说明了国家的决心,“从国家决策层面来看,这件事情也许太重要了,所以牺牲了一小部分人的利益来谋求全面发展,在历史的进程中,也有过几次这样的经历”,她笑言自己也算见证了历史。

失业后,北京每月不低的房租和个人缴纳的社保都让Jolie压力颇大。转行也是她急需面对的问题。

Jolie还是希望从事跟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但教培行业显然已经不可能了,一次又一次的面试也让她陷入自己怀疑。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把自己的路走成独木桥了呢?

如今,Jolie也在尝试一些游戏公司,出版公司,翻译公司,素质教育公司的岗位,虽然也收到了一些录取,但始终没有特别合适的,27岁的年纪,也让她不敢再轻易选择。

“宇宙尽头是编制,如果不是这次,我大概不会那么早选择”

蔡七在9月10日正式解除劳动合同,在教师节当天失业了

其实早在上最后一期暑假课的时候,她就有预感自己可能会面临裁员,但是那个时候工作太忙,没能及早投入市场,这让她非常后悔。

这不是蔡七第一次遇到这样突如其来的事,她觉得自从毕业后自己的人生一直在波动。

蔡七是20届毕业生,考研失败后,在老师的建议下,她将外派泰国某皇家大学做汉语志愿者,在开拓自己的眼界的同时散散心。

疫情的爆发打乱这一计划,在等待几个月未果后,蔡七放弃外派,选择直接就业,然而那个时候已经错过了应届毕业生最好的就业时机。

但名校的背书和提前考下的高中语文教师资格证,让她在找教培行业工作的时候显得十分顺利,在杭州人才补贴政策的吸引下,她去到了杭州,虽然辛苦,但拿着不错的薪资和丰厚的课时费,她以为这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直到“双减”政策的发布,虽然暑假也有预感,但终究没来得及反应,9月6日,蔡七被约谈,按照n+1的赔偿,当场签署离职协议了,成为了教培行业下岗员工中的一员,面临着所有教培人共有的一个灵魂拷问: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K12全军覆没,大量高学历人才涌入,就业市场已经完全变成了买方市场,这让蔡七想到了90年代的下岗寒潮。国家出了政策,却并没有对普通教培人员的就业方向给出有效的指引,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

9月6日签署离职协议后,蔡七一刻也没停歇,第二天就去面试了,她说只有一个方针——“顽强自救”。

在面试小公司时,面试官说他们太大材小用了,但蔡七觉得自己已经是别无去处了,她急需一份工作,让自己的生活变“正常”。

最后,她接了一家外包公司的招聘专员的offer,压力不大,早九晚六,周末双休,让她有时间备考公务员。

她的心态也从最开始离开教培行业的开心,到失业的难受,再到现在的平静迷茫,这是一个反复的过程,说不清楚”

宇宙尽头是公务员——在经历考研失败,外派受阻,被裁失业,蔡七走上了在职备考编制的这一条路,她也坦诚“如果不是这次,我大概不会那么早做这样的选择”。

“本想先考教资再考编,没想到政策来的那么快”

小园子是在今年校招进入了一家头部的教培机构,本来只是作为一个保底的offer,但直至毕业也没找到更合适的工作,教培的机构的薪资对于应届生而言也是相当可观,同事都比较年轻,上下级之间也没有什么架子,也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小园子也就先干着了。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在教培干不长久,便想着先干一年半年,把教资考了就去考编,“只是没有想到政策来的那么快”。

双减政策后,公司的三个校区关了两个,最后一个苟延残喘,也开始大量裁员,小园子也在其中。刚开始的时候,她一点都不难过,甚至有些庆幸自己来的时间并不长,发现自己并不喜欢上课,可以趁这个机会能够从中脱身,重新选择其他行业。

但开始找工作后,她又变得迷茫,大量高学历教培老师下岗,自己又回到了毕业找工作的迷茫期,也因为转行,小园子不敢随便找个工作应付了事,压力颇大。

北京曾搞过一次针对教培行业的招聘,但都是一些保洁和服务员工作,实在令人失望。

小园子也想过回老家考编,可岗位太少,她已经失去了应届生身份。而且才两个月就回去,让她有种落荒而逃的挫败感。

在进入教培行业之前,小园子认为根本没有疯狂上补习班的必要,211/985并不等于成功的人生,人生的路长着呢。直到她进入教培行业,看到杭州中考的录取分数线和多地仅有一半的中考升学率,她才明白当所有人都站起来后,谁也不敢落座。

小园子说“看着孩子们的作息表实在太辛苦了,教育连年内卷,双减是必须的”,她也期待,有一天,大学和职业学院能够共同发展,而不是挤破头过高考这座独木桥。

她说,对双减的初衷,她非常认可,只是措施上有些心寒。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庆幸自己的努力,让我在“双减”正式落地前收到了港大的录取”

2013年,海瑟本科毕业后进入北京头部教培行业教授雅思。那时,留学行业发展的很好,需求旺盛,时常有大型宣讲会和预测发布会,尤其是寒暑假,都是排着队来上课,平时接待咨询的教室也需要增加桌椅。

海瑟很喜欢这份工作,并打算一直做下去,因为这份工作并不是她的“被迫选择”,而是“第一选择”。在学习雅思时,她曾遇见了非常好的雅思老师,在教会她学以致用的同时,也让她整个人的状态都变得越来越好,她希望自己也成为这样的老师。

一年后,一个很好的机会,海瑟去到英国攻读研究生。

16年回国后,为了接触不同年龄段的学生,锻炼自己的思维,丰富自己的教学经验,她曾在其他几家机构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但一些机构宣传内容和教学内容严重不符,教学也相当混乱,让她非常失望。因此,她选择了回到老东家,但去到了深圳,这里出国留学的需求更多。

因为做的很不错,带着一直做下去的念头,海瑟不断想着如何提升自己,学习、考证,弥补自己在语言教育上的不足,中途还特地去了一趟美国学习TESOL,打算从事出国语言培训。

2019年底,疫情来临,国内的人出不去,国外的进不来,出国需求下降,生源也在减少,海瑟也在想,是不是就要失业了?但好在撑了过来。

在这几年教授托福雅思的过程中,海瑟发现阅读和听力给人非常不一样的感觉,有着逻辑和语言运用的强烈对比,她觉得语言很有意思。2020年9月,在有空闲的情况下,海瑟决定继续提升自己,申请香港大学的语言学硕士。

今年,在“双减”政策正式发布之前,她已经收到了港大的录取,因此,对于她而言,一切似乎都影响不大,她说感谢自己不断的努力。

对于“双减”政策,海瑟也非常支持,毕竟机构万万千,黑心也不少,她希望经此一役,行业能够健康发展,孩子们能够有所收获。

最后,海瑟告诉我们,目前留学这一块的政策还不明朗,但未来,海瑟还希望继续从事留学教育的相关工作,她笑言“希望政策能善待我们”。

结语

在这段经历中,有的人喜欢这份工作,有的人被迫进入这个行业;在“双减”政策之下,他们骤然失业,有的人坦然面对,有的人陷入迷茫,但她们都期待,这一次能让教育行业能有一个健康的发展。

(应受访者要求,Jolie、蔡七、小园子、海瑟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schooledu”(ID:Ischool_edu),作者邓沙沙,编辑Chelsea。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教育培训
  • 双减
  • 教育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芥末堆看教育,琪琪的玩具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教培
行业
工作
0个人点赞
展示剩余内容
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怎么说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亿部落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