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全文

截止统计 2021-10-16 08:41

142414

全澳确诊

2615

昨日新增

47875

累计治愈

1515

累计死亡

歌尔憾失元宇宙

钛媒体APP
2021-09-17
405

文丨蓝媒汇财经,作者丨岳轻,编辑丨魏晓

9月15日凌晨,苹果秋季发布会在加利福尼亚正式开幕。

这场“科技界春晚”自然也引起全世界的关注,特别是在大洋彼岸的微博上,还牵扯出一个“十三到底香不香”的疑问。

消费者们自然是觉得香的。新一代iphone较以往不但提高了最低容量和此前备受诟病的续航,连价格也降低了不少,是苹果近几年少有的“亲民”之作。

但在机构眼中,这场发布会着实拉胯——非但没有看到突破性技术,连几款此前预测过的重磅单品也都缺席,根本看不到增长点在哪。

于是在15日开盘交易后,A股一众苹果产业链公司纷纷遭到重挫,资金狼狈出逃的样子与此前不计成本的买入形成了鲜明对比。

特别是此前涨幅最高、机构预测景气度最高的歌尔股份,更是一度下跌近5%,净出逃资金近3个亿,彻底抹平了自“元宇宙”概念开始炒作后的全部涨幅。

没错,除了苹果产业链外,歌尔股份还曾有过一个响当当的名号——VR/AR设备研发制造的绝对龙头,一度被誉为是开启国内“元宇宙”的钥匙。

但是仅在“元宇宙”概念炒作半个月之后,钥匙就折了。

01

2020年12月,山东青岛崂山区的一栋综合型写字楼建成交付使用。

来参加启动仪式的嘉宾阵容相当豪华,青岛近半个市委班子、崂山区的党政一把手悉数到场,领导们的发言也非常正式与慎重:

这栋大楼的启用,将会对青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提升相关领域的自主创新能力起到积极推动作用,为青岛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注入新的动力。

领导们的高度评价是有原因的,这栋名为“歌尔全球研发总部”的大楼,正是前不久刚登上山东首富宝座的姜滨所有。他所实控的歌尔股份与湖南蓝思科技、广东立讯精密一起,凭借2020年消费电子的高景气度以及苹果Iphone12爆表销量,股价在近半年内均完成翻倍,造富能力堪比印钞机,被A股散户和国内外多家机构誉为“果链三剑客”。

而歌尔股份又是三者中最特殊的一个。就像这个新建成的全球研发总部对外宣发说的:

将打造包括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声学、光学、新材料、人工智能等多技术融合的总部级研发中心,同时集聚全球一流的研发人才,创建全国乃至世界级信息技术研发高地。

没错,就是重注VR。

这是姜滨思虑再三之后,为歌尔擘画的下一步发展方向,也是歌尔摆脱苹果阴影、真正成为世界上可称“伟大公司”的重要一步。

这并非是拍脑门的产物。早在2013年姜滨就留心到全球VR市场的发展趋势,在与索尼多次接触试探后,歌尔正式签下了索尼VR眼镜Playstation的代工制造与部分研发业务。2014年,有了部分订单的歌尔通过合资成立了歌崧光学,涉足相机、手机及VR镜片,2015年又收购了丹麦音频技术公司AM3D,取得3D音效增强和环绕音效算法。

更为关键的节点是,同年,歌尔还通过子公司小鸟科技内部孵化了小鸟看看这一新项目,专注于VR硬件生产与内容平台的打造,完全打通了“硬件+软件”、“B端+C端”的布局。

02

有超前眼光的不止姜滨一个。

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VR厂商Oculus,被当时的媒体解读为“布局未来”。在Facebook的带领下,一众巨头纷纷入场,Google、三星、微软、HTC、Sony等陆续推出了相关硬件产品。

2014年也曾一度被誉为“VR元年”。

但盛极而衰的是,受限于信息传输、3D眩晕、屏幕沉浸感等技术和人体生理结构,VR开始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与此同时,各内容公司因开发引擎的性能和成本等原因,很是抗拒对VR的大规模投入。

恶性循环一旦形成,产业链就开始滑坡式衰退。甚至有人一度预测,VR未来的落地,只能靠“情色”内容这一最原始的驱动力。

各方巨头开始对自家的VR项目进行冷处理,小鸟看看也成了歌尔甩不掉的包袱。根据歌尔近2014至2019年的财报来看,VR硬件代工所产生的利润,近五年内的增长速度都微乎其微。

这曾经引发歌尔股民的高度不满,甚至在雪球平台上曾有投资人愤怒的质问歌尔董秘贾军安,为何公司要在一条注定看不到光的路上刚愎自用的走下去,甩掉VR包袱之后、靠着Airpods2狂赚的歌尔岂不是能走的更远?

03

歌尔的高管们显然不会这么短视,对公司发展异常清晰的他们显然看到了行业内的天花板——Airpods,或者说苹果,已经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枷锁。

2020年11月,当歌尔的第三季度财报出炉时,整个市场都惊呆了:

报告期内,公司营收191亿元、净利润12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了81.44%与167.92%。

第一眼看上去,业绩简直好到爆炸。但是在末尾还有一行——公司的存货达到122.6亿。也就是说,如果这批货贬值了10%,那歌尔第三季度的利润将会被直接吞掉。

众所周知电子产品是最容易贬值的,更何况还叠加了2020年疫情之下海运费用的高额增长。有部分机构甚至直接表态,airpods的迭代速度很低不说,还要受到华强北高真仿制品的压制。更何况目前安卓阵营的无线耳机已经大幅度泛滥,小米等公司已经将价格拉低至百元以内,未来的增长点近乎于零。

这一观点后来确实得到了验证。根据第三方数据,2021年第二季度的时候,苹果耳机airpods的出货量已经下降25.7%至1500万只,甚至拖累了TWS市场的整体增长。

更何况这两年的苹果还大搞幺蛾子——扶持立讯精密、以削弱鸿海精密的议价权;大幅转移产业链至东南亚、以压制大陆整体的代工报价;通过更换供应商、杀鸡儆猴般的敲打那些在生产线中投入巨额成本的公司。这就是在苹果阴影中生存的下游生产商最为痛苦的地方,产业链极端内卷、利润只占小头不说,还要时刻面临倾覆之危。

这就导致了,一众苹果产业链公司,要么痛定思痛的改,要么死在苹果的温水里。

但朝哪个方向改,谁都不确定。

04

至暗时刻与曙光同时降临。

2020年7月,有新闻爆料称,歌尔股份已夺得Oculus的新一代VR独供大单,预计20年订单量为100至200万台,总收入可达50亿元。随后公司发布的2021财年预期更为惊人——Oculus Quest 2的2021年全年预计出货量将超过800万台,同比增长近200%。

不仅如此,国际数据公司IDC预测VR/AR设备将从2020年约700万台提升至2024年约7670万台,复合增速超80%。也就意味着,如果Facebook和歌尔股份能够继续维持独家供货关系,那么歌尔就有望复制airpods的奇迹,找到下一个支点。

2021年1月,歌尔再度增持小鸟看看,以共计持股35.08%的比重成为第一大股东,随后几个月的时间,这一比重变更为42%。以加固对整个产业链的把控。甚至不难揣测,随着VR的新一波周期到来,在C端的布局越稳,后续的蛋糕就能分的越大。

市场也并没有让歌尔等的太久。就在两个月后,一家名为Roblox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当天涨幅就达到了54%。其在招股书中提到的“Metaverse(元宇宙)正在实现”震撼到了全球科技巨头。紧接着4月12日,显卡大厂英伟达CEO黄仁勋宣布将布局元宇宙业务。13日,美国游戏公司Epic Games宣布获得10亿美元融资,并将用于元宇宙业务开发。甚至就连原本只是主打陌生人社交的Soul,在5月提交IPO申请时,都将自己定位为了“年轻人社交元宇宙”的社交平台。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影响到国内。真正让大家感到震撼的是8月29日,备受歌尔“宠爱”的小鸟看看发生工商变更,大股东由歌尔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后者为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持股比例约由19.57%变更为90.87%。

网传这一笔交易金额高达90余亿。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贵,毕竟在IDC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VR/AR市场跟踪报告中显示,小鸟看看的关联公司pico在2020年位居中国VR市场份额第一,其中第四季度市场份额为37.8%、国内VR一体机市场份额为57.8%。

那么问题来了,歌尔难道是石乐志,竟然把养了5年、马上就要下金蛋的母鸡拱手让人了?

一个比较靠谱的猜测是,歌尔卖掉小鸟看看属于不得已而为之:

一方面,歌尔是Oculus的最大代工厂,Oculus Quest 2甚至会成为公司未来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另外一方面歌尔又是pico的大股东兼代工厂,而pico又是Oculus的直接竞争对手,这就势必会引起Facebook方面的不满。因此在主营业务TWS不断下滑的时候,歌尔两害相权取其轻,重新回归到代工厂的位置以求生存。

这不免让人想到那句经典的土味情话:

我抱起砖头就没法抱你,放下砖头就没法养你。

但失去了pico之后,歌尔也就没了C端入口,更大幅降低了对上游品牌商的议价影响力。这不免让人感到唏嘘。近乎十年磨一剑后,歌尔仍然没能在VR领域内取得高话语权,反而在风口来临时愈发显得被动。回到产品代工领域的它原本有成为“上帝”的可能,如今只能成为芸芸众生。

摆在歌尔面前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依靠领先一步的技术和专利,在产品上打造出绝对的护城河,这样才能不被“元宇宙”甩下车去。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钛媒体APP,千龙迁徙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公司
苹果
技术
0个人点赞
展示剩余内容
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怎么说
相关推荐
热门资讯
亿部落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