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h5_close_btn
是否打开手机亿忆app阅读全文

三國殺同人小說:蜀漢徐意傳

alltutor江山
2012-03-07
6230 6

三國殺同人小說:蜀漢徐意傳



遇鬼魂徐意误穿越 入草庐三人共结义  好大的雾,就像一道无形的白色屏障一样把徐意困在了里面。这样静谧的环境令人感到了恐惧,徐意只有茫然地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许有近两千年那么久吧。终于,雾渐渐散了,眼前出现了一间雅致又破旧的草庐,一个男子坐在桌前,桌上摆着棋盘和散落的棋子。

  这个男子徐意没有见过呀。不,她是见过的,她一定在哪儿见过他。徐意不由自主地向他跑去。看到徐意跑了过来,男子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你原谅我了。”

  徐意忽然愣在了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年轻男子逐渐幻化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天啊!徐意差一点就叫了出来。她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却撞上了一个人。冰冷的盔甲让人心生凉意,却又让人觉得那么温暖,只因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她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位将军。徐意伸出了手,想要触摸一下这位将军的脸,铭记他面部的轮廓。在她就快要触及那张脸时,她的身体蓦地往下落去,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一般,身旁的一切在刹那间与她檫肩而过。而她,始终再也抓不住那位将军了。

  “子龙……”徐意下意识地唤出了一个名字。为什么在这一瞬间竟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

  原来是一场梦。徐意醒来后心有余悸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就接到了老哥徐弦打来的电话

  “去你们考古研究所?”徐意想起那个阴森森的地方就是一阵恶心,偏偏老哥从小就对那些老古董感兴趣,非得在那儿工作,还害上了不少职业病,整天逼她这个老妹儿读史书,学丝竹古乐。徐意想着想着,脾气就上来了:“不去,没心情,没兴趣,没理由去。多重要的事我都不去。好了,拜拜,我和几个以前的同学还有一个聚会呢。”徐意躺在床上懒懒地说了几句话就不耐烦地挂掉了电话

  不一会儿,徐意收拾好一切,来到了楼下随便找了一辆出租车就钻了进去。“去武侯街。”徐意冲司机说。这是她定的地点,为中国历史上那位伟大的蜀国丞相诸葛亮而建的一条街。

  徐意是很钦佩这位丞相的,甚至在大学时和她的几位同学讨论将来的志向,徐意都喜欢学他那样抱膝长吟,笑而不语。总之一句话,徐意很钦佩他就是了。徐意的人生就是:来过活过,留名而过。如果不能流芳百世,即使是留个千古骂名,也好过“来无痕,去无迹”,平平庸庸地过一生,一抷黄土就掩埋了她的一生。而她最希望的当然还是像这位诸葛丞相一样受后人景仰。

  徐意刚上车不久,就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呢喃:“夫人,把手给我,我带你走。”

  在确认了这不是司机的玩笑后,徐意打了个冷颤。她抱着自己的双臂问司机:“请问,您这车里是不是闹过鬼,或者死过人什么的?”

  司机的脸一沉:“小姐,不想付钱的人我见得多了,但像您这样别出心裁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徐意听了这话,虽然有些怒火,但还是忍住了。可是很快,她的耳边又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意,你原谅我了。”徐意又是一惊,接着,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都响了起来。

  “军王铁裘,御马惊尘。风云变色,长戈映日。三军勇进,绝色沙场。诛将夺旗,万古流芳……”

  “夫人,跟我去东吴吧。”

  “娘,航航就知道,爹一定能把娘带回来的。”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

  徐意捂住了自己的双耳,叫了起来:“鬼呀!”

  司机立刻停住了车,徐意随便扔了些钱给他,惊恐万分地跑下了车。好像是怕那些鬼魂追来,她一口气跑了很远。等到她的心绪稍稍定了后,她给那几个大学同学打了个电话,道了歉后,匆匆地回到了家。

  转眼太阳就要落山了,徐意早早地上了床睡觉,她怕太晚睡,自己会吓得睡不着觉。

  到了半夜,徐意被一个奇怪的声音吵醒了。她小心翼翼地起来,随着声音,一步一步地来到了楼梯口。

  真的是很奇怪的声音。明明没有听到过,却又觉得很熟悉;明明觉得有些可怕,却又有一种安全感。那个声音里面混杂着刀剑声、琴声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声音。徐意想听得更清楚一些,于是她闭上了眼睛细细去倾听。她仿佛听到在遥远的轮回彼岸有人在呼唤着她。那个人一定是她很重要的人,那个人一定很关心她,很在乎她,一定很希望她回去。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

  为什么是“回去”?徐意想到这里,突然睁开了眼睛,但她的身体已经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在那一瞬间,她只看到了窗外的圆月。是幻觉吗?她居然看到月亮周围泛着蓝色的光芒,妖异且刺眼,让她立刻闭上了双眼,晕厥了过去。

  ——————

  “她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了。”徐意的神智一清醒就听到了这个声音。徐意睁开眼一看,说话的是一个男子。一看到他,徐意就想起了一段话“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可是就是想不起这段话出自哪部小说,描写的又是谁。

  “孔明,她已经醒过来了。”旁边的另一个男子说,语气中尽是调侃之意,看来他和这个孔明关系不错。不过奇怪的是,徐意怎么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孔明这个名字

  孔明。孔明。徐意反复在心里念叨了几遍,半天才回过神:“武乡侯!”

  孔明回过头来,面带温和的笑,却又有些惊异地看着徐意:“姑娘,在下姓诸葛,名亮,字孔明。这位是我的朋友徐庶徐元直。是我们共同把你从山林中救回来的。”那样恬淡宁静的笑,徐意从来都没有见过。

  徐意的嘴角尴尬地扯了扯。从家里的楼梯上摔下去后,醒来就遇到两个莫名其妙的帅哥真的是——好奇怪的春梦。

  她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那我再睡一觉,看我醒不醒得过来。”她迅速地将头埋进了被子里。一只手很快就将被子掀了开来,徐意听到一个声音说:“好了姑娘,别闹了,先去换衣服吧,你穿成这样……”突然就没有下文了。

  徐意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徐庶。徐意恹恹地想:同是天涯姓徐人,他怎么能这么不客气,连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留。

  “你叫我换我就换啊!我要先确定我是不是在做梦。”徐意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是那么愠怒。

  徐意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可笑极了,因为徐庶看她的表情就是奇怪的,而那个孔明先生居然在一旁喝茶,就像看戏一般悠闲。徐庶缓缓地朝徐意伸出了手,徐意紧张地盯着他,向诸葛亮投去了求救的目光。这个徐元直想要干嘛呀?

  “啊!”徐庶狠狠地掐了掐她的胳膊,徐意吃痛,不禁叫了出来。徐庶得意地对她说:“怎么样?你现在觉得你是在做梦吗?”

  一直坐在旁边喝茶,仿佛置身事外的诸葛亮突然笑了起来,徐庶也跟着笑了起来。徐意揉着自己的胳膊,看着这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嘟囔着:“笑什么笑啊,也不是那么好笑呀。”结果,那两人笑得更欢了。徐意郁闷地看着他们,好像在他们眼里就没有她徐意这号人似的。

  “喂!你们有没有礼貌啊?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徐意不打算对他们客气了。

  “到底是谁没有礼貌啊?我们救了你,你还这么凶,难道是想我们把你丢回山林?”徐庶像逗小孩子一样地逗她,徐意差点没气死,但她很快回过神来问徐庶:“那你的意思是,你们要收留我了?”

  “谁允许你曲解我的意思?”徐庶不直接解释,但他要表达的意思是很明显的。

  诸葛亮走上前来拉开他:“好了元直,不过是收留她而已,没什么问题的。亮素来与人无怨,又无钱财可为他人所窥,难道还怕她对我不利?”

  徐庶不说话了,徐意高兴地鼓起了掌:“好!说的真好!”分明存心是在气某人,“元直,你也别那么排斥我,毕竟我们还是本家呢。我叫徐意。”

  徐庶看了看她,叹了口气说:“快去换衣服吧。那衣服可是我大老远为你买回来的,可别让我白忙活了。”他扔了一件衣服给徐意,拉着孔明出去了。

  “谢谢!”徐意冲他喊了一句。

  真的好麻烦,徐意自己个人房间里弄了好半天,总算是把衣服换好了。

  “军王铁裘,御马惊尘。风云变色,长戈映日。三军勇进,绝色沙场。诛将夺旗,万古流芳。”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徐意心里一惊,打开了门,探出脑袋,向外面看去。

  原来是那个徐庶,难道他就是自己在车里撞到的鬼魂之一?那那个诸葛亮应该也是吧。可是,让她觉得在轮回彼岸呼唤她的人,又是谁呢?应该不是这两人之一,那种感觉,不是他们给自己的感觉。

  “你在干什么呢?”徐庶忽然回头看着她,问。

  “没什么,只是对你刚才吟诵的那首诗比较感兴趣。”徐意的大半个身子依旧躲在门后,难得地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徐庶暗笑,走上前去把她拉了出来:“我年少的时候喜欢习武,仰慕那些驰骋沙场的将军,所以才做了这首诗。”

  将军?徐意想起了自己梦中的那位将军,心里不觉地生出了莫名的酸楚。她找了院子里的一块石头坐下,双手托着腮,开始想一些事情。

  一片粉色的桃花花瓣飘落了下来,悠悠地从徐意的鼻尖擦过。徐意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桃树。她起身将诸葛亮和徐庶都拉了过来,不加掩饰地笑着,徐庶和诸葛亮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却还是任她把他们拉到了桃树下。“我说,我们三个关系这么好,不如我们来结义吧。就来个——草庐三结义。”徐意知道自己这话是不怎么的合适,因为他们只不过是初见,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好关系,但是诸葛亮和徐庶的大笑还是让她觉得挺没面子的。

  好像是觉得这样对一个女子的确不太好,两个人竟在笑完之后答应与她结拜。草草地行了结拜礼之后,诸葛亮和徐庶似乎觉得这件事就这样完了,徐意却抛出了自己的本意:“你们既然与我结拜了,咱们以后就是手足了,你们可绝对不能抛下自己的手足不管哦。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绝对不能。”诸葛亮和徐庶不回答他,只是又一阵大笑。

  簌簌飘落的桃花发出细微的声音,它们就是这场结义的见证者。只可惜桃花无语,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它们都无可奈何。

  ——————

  “元直!元直!”徐意的手臂上挽着一个竹篮,里面放着刚采回来的药材,兴奋地向徐庶跑去。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她喊:“意姐姐,你慢一点啊。”这个女孩叫做小琼,是诸葛亮家的小童。诸葛亮的弟弟诸葛均卧病在床,他们两个一大早就出去采药了,没想到回来就遇到了前来拜访诸葛亮的徐庶。

  “元直,你今天怎么来了?昨天我做了几个孔明灯,今天你留下来陪我们放孔明灯好不好?我向你保证,我这次做的孔明灯比以前做的好多了。”徐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徐庶了,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可是徐庶却半天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好像有什么事说不出口。徐意见到他这样,有些担忧地拉着他的手臂问:“元直,你怎么了啊?你不会和诸葛均一样生病了吧?”

  “意。”徐庶轻声唤她。

  “嗯?”

  “你不要怪我好不好。”徐庶的眼里尽是抱歉与无奈,“孔明一身才学,真的应该找一个机会施展自己的能力,而不是一辈子都呆在这山林里。我知道你对孔明……对不起。”

  徐意挽在手臂上的竹篮掉在了地上,里面的草药撒了一地,小琼急急忙忙地将它们收拾了起来。

  “元直,你不会是把亮推荐给什么人了吧?”徐意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质问他,他们之间还没有这么尴尬的时候。

  “对不起。”徐庶说完便推开了她,毫不犹豫地走了。徐意并没有多看他的背影几眼,而是跑回了草庐。

  在那间破旧又雅致的草庐前,一个男子正在那儿等她。“意,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诸葛亮的神情一如往日,没有丝毫的变化

  “亮,我遇到元直了。”徐意开门见山,“亮,我想问你,你是否愿意出山辅佐刘皇叔?请你老实回答好不好。”

  “不会的。”诸葛亮说着就转身进了草庐,徐意也立刻跟了进去。

  诸葛亮坐在书案前喝着刚倒的热茶,还是平常那样悠闲的样子。徐意不敢大声说话了,她害怕眼前的这个只是一个幻影,只要自己一惊动他,他就会消失。他既然答应了自己,就应该不会走吧。徐意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那个呼唤她的人是谁一点都不重要了,她只要守住眼前的人就足够了。虽然这并不像是她应该有的想法。


展开查看全文
大家怎么说 查看全部评论

亿部落

热点资讯

web analytics web analytics